当前位置:
中国农业网 > 
农业资讯 > 致富经验
 > 三位贫困县县委书记的一天

三位贫困县县委书记的一天

发布日期:2017-07-27  来源:中国农业新闻网-农民日报  作者:zgny.com  浏览次数:652次  我要投稿  
[导读] 用脚步丈量作风用真情体察民生——三位贫困县县委书记的一天新华社记者近期记者与十余名贫困县县委书记同吃同车同下乡,实录了其

用脚步丈量作风用真情体察民生

——三位贫困县县委书记的一天

新华社记者

近期记者与十余名贫困县县委书记同吃同车同下乡,实录了其中三位县委书记下乡走访贫困村的情景。他们的情怀与担当成为这一群体的缩影。

“球鞋书记”到葫芦咀村

记者见到河南三门峡市卢氏县委书记王清华时,他脚上穿着一双灰白球鞋,鞋帮上还沾着土。“这个山区县有4300多个山头,群众居住分散,穿球鞋行路方便。我办公室还放着好几双球鞋哩!”他一边拍打身上的尘土一边笑着说。

卢氏县贫困发生率18.9%,是中部六省贫困发生率最高的县。去年2月,王清华到卢氏县做县委书记,他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摘帽前要跑遍全县354个村。

葫芦咀村是他要去的第114个村,也是个贫困村。“边往里走边说吧。”到了村口,王清华招呼着等候的乡村干部,径直沿着湿滑的山道往里走。“葫芦咀村的主要致贫原因是交通闭塞。”村干部一路走一路介绍,全村308人,因为穷,光棍就有30多个,还有20多人到周边入赘。下雪天孩子翻山上学,一不小心就摔断胳膊。

用了近一个小时走完村里的山路,接着的是只容下一个人走的“骡子道”。走到“骡子道”的尽头,王清华沉默良久,看着乡村干部说:“走一遍群众每天走的路,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样的感受?路不通这么多年了,乡里有没有责任?”

看到在场的乡干部没人接话,王清华接着说:“接下来我们就一个议题——这路怎么修!”回到村部,王清华开起了现场办公会。经过讨论,修路方案初步定了下来:扶贫办项目资金出资一部分,帮扶单位捐资一部分,村民投工出劳。

离村时,村支书拉着王清华的手。王清华和他约定:“四个月后,我再来葫芦咀,到时候就走新修的这条路!”暮色四合,戴月而归。王清华返程的路上向记者分享逐村调研的收获:“一开始是为了解情况,跑得多了,我就想最大的意义是,帮助每个村至少解决一项制约其发展的突出问题。”

三次爬山进村劝贫困户搬迁

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位于滇黔桂石漠化片区,号称“石山王国”,贫困人口散落在千山万弄之中,人均耕地不足0.7亩,是广西贫困程度最深的县之一。拉温村吞屯屯位于石山深处的一个山弄里,从最近的公路翻山越岭到屯里需要40多分钟。

近日记者跟随该县县委书记陈继勇到吞屯屯调研。沿着崎岖的山路前行,陈继勇和记者边走边聊:“之前我来过两次,这里不仅不通路,村民吃水也困难。我们在几公里外修建了移民新村,可是村民不愿意搬迁,我这次来就是继续做他们的思想工作。”

走到屯里时,陈继勇背上的衬衣已经被汗水浸透。握着村干部的手,陈继勇说:“先去看看黄玉莹姐弟吧。”黄玉莹今年11岁,弟弟5岁,几年前父亲因病去世,姐弟俩和母亲相依为命。黄玉莹家是一个破旧的木房子,家徒四壁。陈继勇告诉黄玉莹,一定要坚持读书,还要劝妈妈搬到外边去,“搬出去了,读书就不用早晚爬山了。”

从黄玉莹家走出来,只见在户外一个开阔的地方,村干部已经召集十几户村民围坐一起。刚一坐下,陈继勇就开门见山:“你们考虑得怎么样了?有啥担忧尽管说。”

“我们基本同意搬迁了,就是担忧搬出去了,没有收入来源。”村民黄仁伟说。

陈继勇解释:“你们的担忧我们考虑到了,县里引进的电子厂就在移民新区边上建厂房,在里面打工每月能挣到2000多元。想种地也可以,附近有一个柑橘种植合作社。像黄仁康这样的,可以干保洁。”听到这里,坐在旁边的黄仁康呵呵地笑。

看到村民终于吐口同意搬迁了,陈继勇继续鼓劲:“待下去永远没有出路,搬出大山天地宽。过几天你们组织几个代表,再去移民新村看看,现在那里一天一个样。”

下午五时多,记者和陈继勇爬山返回,路上他感慨道:“有的干部说‘群众脱贫,干部脱皮’,但是我告诉他们,脱皮也得干,这是都安脱贫千年未有的机遇。”

县委书记既做“媒人”又做“儿子”

甘肃东乡族自治县是东乡族的主要聚居地。特殊的自然、人文、社会环境决定了东乡县脱贫任务的艰巨性。近日,记者跟随东乡县委书记马生荣下乡调研。

出发时,县委常委马艳隽也上了车。她准备利用马生荣下乡路上的时间,汇报控制辍学工作。“娃娃不好好念书,穷根就扎到脑瓜子里了。不仅要抓反面典型,也要树立控辍、重教的典型。”马生荣说。2014年9月,马生荣一上任就注意到,县里不少适龄儿童辍学或请假到外地摘枸杞挣钱。他安排县里组织8个工作组到青海、宁夏和当地其他地方,从枸杞地里接回426个孩子。

一个多小时后,到达关卜乡梅滩村。这里是马生荣的扶贫联系村,2014年至今,他往这个村跑了30多趟。这次下乡没跟乡里打招呼,马生荣直奔村民马则乃白家。67岁的马则乃白守寡30多年,好不容易把儿子拉扯大,儿子却参与贩毒获刑,出狱后又离了婚。

看完马则乃白家危旧房改造的新房,马生荣又去看羊圈。羊是马生荣自掏腰包买的。聊天中,马生荣得知,老人很担心儿子的出路。“我本来想劝你儿子复婚,可打听到你儿媳又结婚了,以后我再给你儿子撮合婚事。等他成了家,在家安心养羊,就没心思乱跑了。”马生荣说。

随后,马生荣来到五保户王外力家,78岁的王外力常年瘫痪在床,靠老伴照顾。由于老人不愿去敬老院,政府帮他改建了房屋,村里还定期送来米、面、油和煤炭。但最近王外力老伴视力严重下降,只能摸黑烧开水、做饭。了解到这一情况后,马生荣立刻打电话通知乡干部:“老人没儿子,我们干部就要尽起‘儿子’的职责。”

临时组织的现场办公会上,马生荣要求乡里对五保户进行一次大排查,安排村干部轮流照顾困难老人。

据新华社南宁7月26日电

文章分类:致富经验

手机登录 m.zgny.com下载手机客户端

关注我们: